1. <video id="maocb"><mark id="maocb"><u id="maocb"></u></mark></video>
    <tt id="maocb"><sup id="maocb"><nobr id="maocb"></nobr></sup></tt>

    1. <video id="maocb"><div id="maocb"><i id="maocb"></i></div></video>
      首页 > 资讯 > 电影 > 正文

      《惊天魔盗团2》伦敦独家探班 一镜到底拍纸牌魔术 马克鲁法洛假装被催眠

      2016-06-16 18:44:17
        网站伦敦讯2016春季的伦敦南部,飘着丝丝细雨的寒冷夜晚,我们在格林威治市场安顿下来。晚间,网站将在这里与负责《惊天魔盗团2》的电影主创们会面。2013年时,《惊天魔盗团》里运用魔术进行抢劫的情节引起了轰动效应,收获了3.5亿多美元的全球票房。本片正是《惊天魔盗团》的续作,6月24日便会在国内上映。
        大部分主角都回归第二部——戴夫·弗兰科,杰西·艾森伯格,摩根·弗里曼,伍迪·哈里森,马克·鲁法洛还有迈克尔·凯恩——同时也有一批新面孔加入了进来,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哈利波特”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以及丽兹·卡潘(她将在本片中取代由于怀孕而无法参加拍摄的艾拉·菲舍尔),还有就是续集导演换成了《特种部队2》的朱浩伟。

      相关图片

      《惊天魔盗团》中文版预告片


        探班的当天,戴夫·弗兰科要进行一场表演。他的角色在第一部电影中作为“四骑士”之一登场——其他三位骑士分别由艾森伯格,哈里森和菲舍尔扮演。“四骑士”是一组被召集到一起的各有所长的魔术师,他们在现场表演的过程中完成了一系列的抢劫,并且将得来的现金分发给了现场的观众们。
        每位骑士都有一项独特的技能,弗兰科的角色杰克·怀尔德是一位纸牌魔术高手。在格林威治的片场,他站在四张巨大的一人高的纸牌前面,表演了“猜猜哪张牌Find the Lady”,这是一个著名的欺诈游戏,人们更喜欢将它称为“三牌奇术”。魔术师会邀请一位观众或者同伴来从三张牌当中指定一张,通常都是红心皇后。
        “这是我最隆重的个人魔术,没有其他人帮我,”弗兰科在拍摄的空隙跟我们说道,“电影中的这一部分是电影里首次出现骑士们单独行动的情节,我们能看到他们各自的闪光点,能弄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令人印象深刻”。
        怀尔德是一位纸牌专家,丹尼·阿特拉斯(由杰西·艾森伯格饰演)是一位街头魔术师,梅里特·麦克金尼(由伍德·哈里森饰演)是一位精神催眠师,而新来的Lula(由卡潘饰演)则是一位恐怖大师,她可以让人的肢体消失。
        参与过两部电影的拍摄后,弗兰科已学会熟练地表演纸牌魔术,而且他能用非常精巧的力度弹出纸牌。“今天我们拍摄的这场戏”弗兰科接着说,“在表演三牌奇术时,我们真的很想用一镜到底的方式,如果靠剪辑来展现的话,观众们就会觉得你只是换了牌而已。所以这一幕的核心就是要一镜到底。我不确定我们是否做到了,但我很开心。” 为什么续集导筒交给朱浩伟?
        将这个魔术用一镜到底的方式展现出来是导演朱浩伟的职责。制片人选择朱来做导演,主要是因为看中了他的编排能力。他曾执导过舞蹈电影《舞出我人生:街舞》和《舞出我人生3D》以及动作片《特种部队:全面反击》,还有 《信仰贾斯汀·比伯》这部纪录片。

      相关图片

      导演朱浩伟


        “朱浩伟是一个非常理想的人选”制片人Bobby Cohen解释道,“他执导过的电影中有些涉及到了编排,还有几部是舞蹈电影,而我们电影中的大量魔术都需要编排。我们需要集中在身体的移动上,还要考虑如何拍摄出这些动作。”
        朱浩伟在弗兰科的纸牌魔术的拍摄间隙时向我们说明了这部续集将会在哪些方面超过第一部,希望可以如他所愿。第一部里,骑士们在一开始就被拖入到了计划当中,他们比观众们超前。他们有自己的目的,但观众被留在后面,要尝试自己去猜测。这一部当中,制作人们想要颠倒这个过程。
        “我喜欢第一部电影”朱浩伟说。“它很有趣,我作为观众也感到很惊喜,但是第一部当中我们不了解这一队人马,观众们都被迷惑了。”
        这次不一样。在这部续作中,一开始的时候四骑士就被分配了任务,但事情出了岔子,观众们会看出来他们被下了套。四骑士们会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澳门,丹尼尔·雷德克里夫的角色,Walter Mabry,也有份参与到了这阴谋当中。
        主角们对于自己是如何到达澳门的这件事感到疑惑,而且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有麻烦了。他们必须在没有任何支援的情况下逃命,他们合力摆脱困境的场景,观众看着会感到津津有味。
        “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朱浩伟继续说道,他之前在澳门花了一周的时间,拍摄那些殖民风格和中式风格的建筑。“第一部当中,骑士们是被迫组成团队的,但在这一部里,他们必须选择成为一家人。我觉得这部电影比第一部更宏大,也更疯狂! ” 新任反派-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四骑士身上有着经典的侠盗罗宾汉元素”
      MTIME:哈利波特系列结束之后你在选片上非常另类,你是否刻意回避系列作品?Walter这个角色对你来说是否特别有吸引力?

      相关图片

      演员丹尼尔·雷德克里夫

      丹尼尔·雷德克里夫: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人们可能觉得我在刻意回避商业大片,并非我不愿意接拍大片,只是说我只在独立电影界找到感兴趣的剧本。Walter是个非常狡猾、邪恶的角色,我一直很想在美国大片中饰演英国反派,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有如此强大的卡司阵容,能和这些人合作,为我的梦想提供了一个绝佳舞台。
      MTIME:这个系列有魔术,有抢劫,也涉及到经济不公的话题,你觉得这是否是第一部成功的原因之一?
      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四骑士身上有着经典的侠盗罗宾汉元素,这也是人们喜欢他们的原因,他们不只是变变戏法,他们是有社会良知的。另外,现在的电影主角都应该是这个样子,这不是超级英雄片,但魔术就是他们的超能力,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需要这样的主题。不然这些家伙只是到处打劫自娱自乐,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就没啥意思了。
      MTIME:你从小就对魔术感兴趣?还是参演本片后才开始接触?
      丹尼尔·雷德克里夫:我大概六岁时就买了一套马文魔术套装,我真的很想学好魔术,但后来并没有勤奋练习,我在拍摄哈利波特时学会了一些魔术,拍摄本片也学会了一个,我一直都很喜欢魔术,也很想了解魔术的原理,人们其实是很容易被欺骗的,这点真的很有趣,也让我有满足感。
      MTIME:影片强调了在魔术中误导的实用性,作为演员你在表演上是否也会利用误导?
      丹尼尔·雷德克里夫:我的演艺事业座右铭就是“让观众产生错觉”,人们以为你会做一件事情,那就去做相反的事情,捉摸不定是有好处的,让我的工作更加有趣。但你说表演中进行误导,目前还没有。 大魔术师-马克·鲁法洛“迪伦一生都在扮演其他人的角色”

      相关图片

      演员马克·鲁法洛

      MTIME:你觉得第一部影片火遍全球的原因是什么?
      马克·鲁法洛:说实话,我觉得原因在于人们真的很喜欢魔术,但影片也涉及社会文化层面,很能引起观众的共鸣,比如片中的罗宾汉式情节,我们生活在一个欠缺公平正义的世界,很多地方都是如此。你可以引发经济崩溃,但没有人需要坐牢;你可以故意欺诈数百万人,但没有人需要坐牢;你可以以种族为由挑起世界大战,成千上万人因此丧命,数以百万计人流离失所,人们饱受折磨。我觉得世人所呼唤的公平正义,在这部电影中得到了实现,如果现实中得不到,那就让你在幻想中满足。
      MTIME:你在片中有一段激烈的市场激战,你是如何排练的?
      马克·鲁法洛:我们花了好几周练习,我们都想让它看上去足够自然,像是真实发生,因为这段情节太夸张了,打斗中他使用到大量魔术和幻术。读剧本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段戏可能会拍得好烂好廉价,也有可能是最精彩的成龙式动作戏,幽默搞笑,活用各种日常用品帮助自己脱身。
        我觉得这场戏展现了真正的迪伦,他的一生都在扮演其他人的角色。影片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上一部中的角色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他一直在寻找自我的路上,但在那一刻,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他,这才是他父亲希望他成为的样子。现在他终于自由了,他不在他脑子里,他只需要活在当下,他必须要迅速反应,必须要灵活使用周围的一切,他以这种方式成了一位终极魔术师。
      MTIME:本片的魔术指导Keith Barry提到曾把你催眠,但你现在声称你根本没被催眠?
      马克·鲁法洛:本来应该是伍迪来催眠我,有天晚上我们在一起玩,然后他们决定要催眠我,催眠的过程真的好长啊,最后我干脆假装自己被催眠了。催眠完成之后,我假装自己很不舒服,因为他们说催眠之后你看到的什么东西都是绿的,我就说:伍迪,伍迪出什么事了,你们怎么,到底出什么事了,快停下来,我好难受,快停下来,伍迪说:OK,醒来!我说不行啊伍迪,还是一样,还是一样啊,我看不清了,我的眼睛,到底怎么了?
        然后Keith Barry变得好紧张,脸都红了,他一把抓住我把我放倒,他说当你醒来后,你就会没事的,一切都会结束。然后我假装醒来,说:喔!出什么事了?Keith Barry到现在还在吹他催眠了我,但他真的没有。 四骑士-伍迪·哈里森“当你真正要把人催眠,其实是很吓人的”

      相关图片

      演员伍迪·哈里森

      MTIME:对于第一部电影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你是否感到惊讶?
      伍迪·哈里森:非常惊讶。
      MTIME:四骑士不仅会变魔术,他们还挑战社会经济不公的现象,这是否是影片成功的原因?
      伍迪·哈里森:观众确实很认同这点,人们都期待正义的降临,但正义貌似还没有到来,也许有天会来临,至少在这部电影中你看到了一些正义的制裁。
      MTIME:观众会在第二部中了解更多关于Merritt的故事, 第一次读到剧本时,关于Merritt的新的信息,是否有改变你对这个角色的表演方式?
      伍迪·哈里森:我不知道是否有改变我的表演方式,在本片中你会看到他的家庭生活,这是我们之前不知道的,很有趣。
      MTIME:为影片注入不一样的感觉是不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伍迪·哈里森:是啊,我喜欢浮夸表演,这是我作为演员的天性。
      MTIME:你觉得催眠是和催眠师的能力有关,还是和被催眠者有关?
      伍迪·哈里森:我觉得两者皆有,催眠师固然需要专业精通,但如果被催眠者不愿意放开自己,不愿意接受催眠,那么就不可能成功,他必须要相信自己能被催眠。
      MTIME:你是否学习过催眠术?
      伍迪·哈里森:没错,我跟着Keith Barry学过催眠,他是催眠师兼魔术师,也是本片的顾问,Keith博学多才,我也读过一些相关书籍,我对催眠非常感兴趣,但这也是个很恐怖的领域,当你真正要把人催眠,让他们沉浸在自己的意识当中,其实是很吓人的。
      MTIME:新一部的导演朱浩伟给续集带来了什么?
      伍迪·哈里森:他的努力让这部影片变得精彩,我们最担心的就是续集比不上第一部,这也是续集电影的通病,所以我真的很担心,但当我看到成片时,我觉得它比第一部还要好,这真的很激励人心。我们在伦敦拍了一个小时,在回去的路上,他就在电脑上剪辑我们刚刚拍好的镜头,他永远在工作状态,非常专注,很清楚自己要什么,非常棒! 四骑士-戴夫·弗兰科“我并不讨厌魔术,但也没有特别喜欢”

      相关图片

      演员戴夫·弗兰科

      MTIME:影片并非改编自漫画或小说,而是一个原创故事,你觉得第一部影片火遍全球的原因在哪里?
      戴夫·弗兰科:我觉得卡司阵容是很大的原因,本片中的很多演员人气都很高,我感觉摩根弗里曼和迈克尔凯恩是这世界上少有的人见人爱的演员,我觉得这是很大原因,另外影片基调很明确,这部电影没有太严肃,它只想让你看得爽,看电影的时候你也能感觉到,我们都拍得很开心,看完影片你绝不会说:这片子太傻了,我好嫌弃它。即便你不喜欢,你也不得不承认它确实很有趣
      MTIME:你从小就对魔术感兴趣?还是参演本片后才开始接触?
      戴夫·弗兰科:也不是,我并非讨厌魔术,但也没有特别喜欢,话虽如此,走进魔术世界学习魔术真的很有意思,我可以以工作为名学习魔术,这种机会恐怕不会再有第二次,这也是做演员的乐趣所在。
      MTIME:在你表演的所有魔术中,你现在最拿手的是哪一个?最想学会什么魔术?
      戴夫·弗兰科:手部魔术我绝对很拿手,像扑克牌一类的,不同的飞牌方式,抓牌方式。我希望我能学好催眠术,为了这个角色,我学了很短时间的催眠,我学了一些东西,但完全没到能让对方睡下的程度
      MTIME:Keith Barry是本片的魔术顾问,你说起过马克鲁法罗被他催眠的事情,但马克刚才说他只是在演,不是被催眠?
      戴夫·弗兰科:真的吗?我真的记得那一刻,马克貌似确实被Keith催眠了,但我也不排除其他可能,毕竟马克是世界上演技最好的演员,所以他说他是在演的话,那他肯定就是在演了。
      MTIME:片中有一场大规模的室外表演戏,在这么多群演面前表演会不会很紧张?
      戴夫·弗兰科:肯定会紧张,当你在和这么多群演拍戏时,一方面很有趣,因为我可以做出各种反应,现场的人很多,你可以和他们进行互动。但拍摄这么大的场面,我们要反反复复的重拍,那场戏我们大概拍了五十多次,每一次重拍,群演都要做出惊奇表情,齐声欢呼,仿佛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个魔术。难点就在于如何让他们保持兴奋,让他们入戏,我很感激他们始终保持激情,配合我的表演
      MTIME:你觉得导演朱浩伟为本片带来了什么?
      戴夫·弗兰科:朱浩伟拍过舞蹈片,音乐片,本片中也有很多表演编排元素,恰好是他的强项,整部电影感觉非常流畅漂亮。以前他是以动作场面和视觉画面而闻名,这些在本片里也有体现,但我喜欢他的地方在于,他也很关心角色,这正是这一类电影所欠缺的,他会留时间让观众去了解角色的性格特质,这会让观众更加投入感情。
      魔术师新面孔-丽兹·卡潘“我们没有一个人很拿手某个魔术”

      相关图片

      演员丽兹·卡潘

      MTIME:Lula这个角色第一次亮相时是在表演砍头魔术,我感觉那个都是实拍的对吗?
      丽兹·卡潘:没错,全都是实拍,他们做了这个道具,这是真实的魔术。你要把里面挖空,他们要打造一个躯壳,看上去就像我的身体,你是挤在那个装置里,把头伸出来,他们在边上有一个切口,你的头可以从中落下来,看上去非常逼真,演起来很吓人,因为你的头会加速下落,手不能护住脸,如果你忘了弓起背,就很危险。
      MTIME:片中出现了很多的魔术和催眠术,你最拿手的是哪一个?最想学好的是哪一个?
      丽兹·卡潘:我觉得我们没有一个人很拿手某个魔术,要是谁和你说他很拿手,那肯定在撒谎,魔术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长年累月的训练,我觉得我在一些单人魔术上还比较在行,但总体而言,我希望我能把人催眠,那会很有趣。
      MTIME:Keith Barry声称自己催眠了马克鲁法洛,但马克说他是装的?
      丽兹·卡潘:我不知道,好难讲,因为我也有叫Ketih来催眠我,但我感觉自己也没有被催眠,我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也没能成功暗示我。我感觉催眠大概持续了三分钟,但当催眠结束后,他们告诉我大概过去了二十五分钟,所以我猜还是有点什么吧
      MTIME:在伦敦户外面对那么多群演拍摄是什么感觉?真个过程会不会很痛苦?
      丽兹·卡潘:伦敦的群演非常棒,他们很配合,也非常专业,很入戏,我的部分是以卡蒂萨克号帆船做背景拍摄的,非常漂亮。但当时是冬天,天气寒冷,每个人都在淋雨,但他们坚持了一整晚,始终保持微笑,他们很棒,充满了激情,我非常感激,但拍摄确实有点痛苦。

      (消息来源:时光网

      网友评论

      评论功能正在开发调试中,后续会开放使用!

      亚洲免费成人AV